第三千兩百三十章 帶路


    “嗚——”

     十分鐘后,三輛商務車呼嘯著離開了酒店,向霸皇商會總部駛了過去。

     臨近黃昏,葉凡帶著伊莎貝爾出現在霸皇商會的總部。

     一棟恢宏大氣占地極廣宛如烏龜的百年古堡。

     不需要葉凡吩咐,苗封狼和八面佛就推開車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他們像是魅影一樣隱入了暗中。

     阿塔古則穿起葉凡給他弄的戰滅陽盔甲,還掏出幾塊牛肉干塞入了嘴里。

     葉凡也戴上手套和口罩。

     伊莎貝爾呼出一口長氣,拉著葉凡手腕低聲一句:

     “這古堡是當年一個殺人如麻的貴族府邸!”

     “整個古堡幾乎都是百斤千斤大石打造,別說普通刀槍,就是一般炸物也難于轟開。”

     “貴族后來被人吊死之后,整個龜堡也被人洗劫一空,荒廢了幾十年。”

     “后來被霸皇商會的會長蘇托斯看中,就把它接手過來重新打造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 “整個古堡不僅加固了鋼板,還鑿多了幾條暗道和幾十個陷阱,固若金湯。”

     “而且霸皇商會常年都有五百多人扼守。”

     “其中還有不少受傷退役的王牌特工。”

     “而蘇托斯在龜堡的最中間。”

     “一旦遇襲,其余敵人不僅能迅速支援,還能從容封堵出入口。”

     “咱們不太好潛入下手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們還是等蘇托斯外出再下手不吃。”

     看著視野中的霸皇總部,伊莎貝爾皺起了眉頭:“或者采取其余法子。”

     伊莎貝爾知道葉凡厲害,但對于龜殼一樣堅固的城堡,還是覺得葉凡難于啃下來。

     葉凡臉上沒有太多波瀾:“等蘇托斯外出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們能等,但貝娜拉不能等。”

     葉凡淡淡開口:“擒賊先擒王也是最好的法子,不需要再另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 伊莎貝爾微微著急:“那你們也不能幾個人就魯莽潛入進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潛入進去?”

     葉凡不置可否一笑,給伊莎貝爾戴上口罩:“不,我們直接殺進去?”

     伊莎貝爾大吃一驚:“什么?直接殺進去?”

     葉凡沒有回應,帶著伊莎貝爾徑直向古堡大門走過去。

     兩人剛剛走出幾十米,古堡門口就閃現十幾道人影。

     一個體格強壯的長發外籍男子站在前面,看著葉凡兩人殺氣騰騰地喝出一聲:

     “你們是什么人?敢擅闖霸皇商會?”

     “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好人,馬上給我跪下接受檢查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然我們就把你們亂槍打死。”

     說完之后,他就抬起手里的沙漠之鷹指向葉凡。

     十幾個同伴也都拔出武器鎖定兩人。

 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 只聽一聲銳響,一個龐大身影爆射過來,空氣中還帶著一股焦灼氣味。

     那是鞋底跟地面摩擦出來的味道。

     夜空中很快響起一個女人凌厲的嬌喝聲:“哈菲德小心。”

     話音落下,只聽砰砰砰幾聲,五名外籍男子被撞飛出去,嘴里噴血跌出十幾米倒下。

     而冒出來的阿塔古速度不減,依然氣勢如虹沖向了哈菲德。

     其余同伴下意識調轉槍口要阻擋。

     只是他們身子剛剛側轉,就被阿塔古毫不留情撞飛。

     眾人宛如被一列高速火車沖撞,肋骨折斷口鼻冒血,手腳晃蕩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強大,太強大了。

     黑夜中閃出的一個紅衣女人心中無比駭然。

     她的全力以赴,只來得及示警,以及扯著哈菲德后退了三米。

     她想要再度拉開哈菲德跟阿塔古的距離,卻見龐大的阿塔古到了哈菲德面前。

 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 哈菲德感覺阿塔古欺人太甚,就沒有跟著紅衣女人再度后退。

     他抬起武器沉著扣動六下扳機,結果都被阿塔古揮舞手臂格擋了開去。

     當當當刀槍不入的聲音,讓哈菲德說不出的絕望。

     在哈菲德要扣動第七槍時,身側已有一股惡風。

     他本能一掃胳膊阻擋。

 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 只是胳膊剛剛掃過去,就被阿塔古一把抓住,然后反關節一折。

     一聲巨響,手臂折斷,哈菲德發出一記凄厲慘叫。

 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 阿塔古獰笑著沒有停滯,反手一扔,把哈菲德砸入涌上來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 這一砸,又把涌過來支援的七八個人砸翻。

     阿塔古趁機沖了上去,拳腳如破浪之梭。

     所過之處,波翻浪消,咔嚓咔嚓聲不斷響起,刺激耳膜。

     在紅衣女人的震驚中,阿塔古轉眼之間便穿過隊伍。

     十幾個霸皇商會的護衛,全部斷手斷腳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身上流出的鮮血沁入地面。

     悶哼一片,驚呆一片,以一敵百,竟然不是神話。

     紅衣女人一邊拉起哈菲德,一邊對著身邊人喊叫:

     “拉起警報,拉起警報!”

     她連連吼叫:“強敵襲擊,強敵襲擊。”

     “安妮麗絲你快撤回去通知會長。”

     重傷的哈菲德撿起一槍怒吼:“我來擋一擋這變態。”

     “擋?”

     在阿塔古把敵人一一踩死時,葉凡掏出紙巾輕輕擦拭飛濺過來的血跡:

     “蘇托斯今晚不站出來,誰都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 他還一邊向哈菲德逼近,一邊漫不經心發話:“讓你們會長給我滾出來。”

 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哈菲德顫巍巍抬起武器指向葉凡:“誰給你膽子叫囂我們會長的?”

     葉凡牽著伊莎貝爾前行:“讓你們會長滾出來。”

     紅衣女人也呼吸急促,目光兇狠又驚慌地看著葉凡:

     “你叫板會長,就是叫板霸皇商會,就是叫板安全署,后果你承擔得起嗎?”

     “住手,住手,快叫你的人住手!”

     看到阿塔古充耳未聞,依然一腳一個踩死同伴,紅衣女人對著葉凡連連吼叫。

     葉凡根本沒有在意,撿起一把匕首,繼續向前靠近。

     匕首清冷鋒利,刺激著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 哈菲德捂著一只斷手怒吼:“不管你們是什么人,傷了我們,你們都等著倒霉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 然而哈菲德的話音剛落,半截匕首從葉凡手中射出,直接洞穿了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 哈菲德猙獰警告的表情,還沒來得及全部綻放,當場就失去了生機。

     整個人的眼神,充滿難以置信,手指點著葉凡,垂直往后倒下。

     當場氣絕身亡。

     他死都沒有想到,葉凡會這樣毫不留情殺了他。

     怎么說他也是霸皇商會三星骨干。

     紅衣女人也是臉色巨變,一樣沒想到葉凡敢殺哈菲德。

     伊莎貝爾同樣精神恍惚,葉凡比她想象中更狠辣。

     葉凡望向紅衣女人:“帶我們去找蘇托斯!”

     “給我死!”

     看到哈菲德慘死在自己面前,狗急跳墻的紅衣女人怒吼一聲。

     她反手摸出雙槍指向葉凡。

     扳機扣動。

     阿塔古橫在葉凡面前。

 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 彈頭全部打在阿塔古身上,但沒有半點血跡,只有當當當的掉落聲。

     殺傷力巨大的彈頭沒有傷害到阿塔古分毫。

 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見到阿塔古替葉凡擋住了彈頭,紅衣女人腦袋一白。

     她待想再度開槍,卻見阿塔古已經閃至。

     雙手一錯,咔嚓一聲。

     一股鮮血爆射出來,紅衣女人發出一聲凄厲慘叫。

     她的左手被阿塔古硬生生撕斷,一道血柱飆出好幾米遠,顯得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 紅衣女人下意識挪移身子,又是一手抓了過來。

     “撲!”

     紅衣女人另一只手也被撕斷。

     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 紅衣女人又是一聲慘叫,全身瞬間被汗水濕透。

     見到這血腥一幕,殘存的幾個敵人全身冰冷。

     慘叫不已的時候,阿塔古手掌一抬,一把掐住紅衣女人的喉嚨。

     噴出的熱氣,讓紅衣女人全身發軟。

     紅衣女人艱難喝道:“傷害我,五星高手尼古拉大人會殺了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 三星的哈德菲和四星的自己不是葉凡他們對手。

     但高一個檔次的五星高手尼古拉絕對能殺了阿塔古他們。

 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 幾乎是念頭剛落下,古堡大門轟的一聲跌飛,像是炮彈一樣撞向了葉凡。

     接著,一個霸氣無比還無盡兇猛的男人聲音炸起:

     “傷害安妮麗絲者……”

     “當!”

     話音還沒落下,阿塔古就身子一弓,猛地向前一彈。

     只聽當的一聲,阿塔古把鐵門撞飛了回去,跟流星一樣轟中了后面一個灰衣男子。

     灰衣男子砰的一聲被鐵門砸中腦袋,宛如斷線風箏一樣摔出七八米。

     他撲通一聲倒地,口鼻冒血,嘴唇抖動:

     “傷害安妮麗絲者……死……死……死!”

     灰衣男子把最后一個字說完,接著就腦袋一偏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 紅衣女人身軀一顫:“尼古拉大人……”葉凡微微偏頭淡漠開口:“帶路!”www.pnxs.net
如果喜欢《女總裁的上門女婿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