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44章 楚人王的提議


    第5544章 楚人王的提議

     眾人聽到楚瑩說出,秦少風一行人明顯早就看穿大殿的情況,仍然沒有阻攔的時候,全軍覆沒的各方勢力之人,看向他們的目光全都變得危險起來。

 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 東明突然走了出來,一聲輕咳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去。

     相比其他勢力都有強者前來坐鎮,遠東圣地等三方圣地,卻只有他們這些小輩。

     東明雖然只是小輩,可他畢竟是遠東圣地的小輩,讓眾人不得不謹慎對待。

     “我在此要為他們幾人作證一番,他們的確沒有強加阻攔,卻也是無奈之舉,你們自己可以想想,好處就在眼前,你們會聽幾個陌生人說里面危險就不進去嗎?”東明高聲開口。

     他說的話對于眾人來說,的確非常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 但他相信,那個邪魔可以不給他身后的遠東圣地面子,這些人卻沒有那個膽量。

     三大圣地無論形式原則是什么樣,他們對于整個虛真界的付出卻是任何人無法相比。

     這個面子,這些人給也要給,不給也要照顧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 “東明小子此言不虛,藍兒等人雖然沒有阻攔他們,可他們也用行動表示了一切,既然三大圣地和神戰城的人,以及人王大人的女兒都能跟著離開,那些人為什么就不能舍棄?說下來,還不是因為他們的貪心所致?”星海棠隨之上前。

     他可不像是東明那樣用事實說話,用身份擺譜。

     星海棠的霸道絲毫不在楚人王之下。

     他開口的同時,強橫的修為氣息就從他身上散發出來,冷哼道:“自己貪心害死了自己,現在卻要拿幸存者說事,我倒要看看誰敢?”

     星海棠這句話可謂是霸氣側漏。

     但是各方勢力的人,臉色都變得古怪起來。

     他們都清楚的知道,在場唯一能壓制星海棠的只有楚人王一人。

     甚至連鬼行交易場的鬼甜都沒有這個資格。

     偏偏楚人王最在意的女兒安然走出,這就導致楚人王最多就是涼不想幫,絕對不能選擇幫助他們。

     他們人數的確很多。

     可是修為上的巨大差距,真能讓他們討到什么好處?

     “人王大人,這件事你怎么說?”白山老者還是硬著頭皮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 “我神墟也折損了不少好手,可我女兒能活,他們卻不能活,就已經說明了一切。”楚人王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 那些人的面色驀然大變。

     這是真站隊了,而且還是選擇在星海棠哪一邊。

     “既然人王大人都這么說了,那就這么決定好了,那些人貪功冒進咎由自取,此事就此揭過。”白山老者突然的神轉折,讓楚人王都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 其他勢力的強者更是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 這就揭過了?

     “如此最好。”

     楚人王大笑幾聲,道:“既然此事已經解決,而且大家都能為了將來共同對對敵考慮,自然是再好不過,不過本座這里還有個提議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提議?”白山老者神色陡變。

     其他人的神色也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 任何人都能想到,楚人王這時候突然將話題扭轉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,顯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 “本座提議,為了保證我們虛真界的最快速運轉,以及將來對敵的情況,我們應該形成戰時聯盟,本座會竭盡全力為各方勢力培養至上強者,也好做出最大程度的對敵準備。”楚人王將心中想法說出來。

     饒是秦少風早就知道他有這種想法。

     即便楚人王這句話說得很是委婉,完全沒有當初跟他說的時候的霸氣,也讓所有人的面色齊齊變化。

     戰時聯盟?

     還竭盡全力幫助他們培養至上強者?

     至于什么對敵準備,更是狗屁不通的借口。

     即便真是為了將來的對敵,也絕對是要先將他們一網打盡,自然沒有任何人甘愿認可。

     能夠活到現在的勢力,哪一個不是巔峰中的巔峰?

     即便是再怎么看起來不起眼的勢力,也不是什么人說吞并就能隨便吞并。

     “放屁!楚人王,你想要吞并我們就直接說,用不著在本座面前這么委婉。”星海棠直接霸氣開口。

     他一聲出口,頓時引來所有勢力的響應。

     在場的人可都清楚的記得,若非是鬼行交易場的到來,他們兩個恐怕就已經打起來了。

     至少星海棠站在他們這邊,肯為他們出頭,一下子就引來所有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 “星海棠,如今的虛真界強敵環伺,難道你還要守著那個什么狗屁底線嗎?”

     楚人王勃然大怒,怒吼道:“而且本座也說了,我們只是聯盟,什么時候說要吞并你們了?”

     “聯盟也是我們聯盟,您楚人王大人要么將神墟之主的位置讓出來,否則我們聯盟不歡迎神墟。”星海棠怒喝出聲。

 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楚人王的殺意縈繞。

     “我們就算要聯盟對敵,也是以聯盟的形勢出現,任何勢力都不能被他人吸收取代,否則還提什么聯盟?您楚人王大人乃是虛真界唯一的至上強者,我們可不敢跟您聯盟,不然盟主誰做?”星海棠怒喝。

     “本座乃是唯一的至上強者,本座不做這個盟主,難道還能輪得到你?”楚人王怒喝。

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選擇只是聯手,提出互相幫助的協議,不參加您的聯盟。”星海棠怒聲說道。

     兩人又一次劍拔弩張起來。

     眼看又要開戰的時候,鬼行交易場的鬼甜又是一聲輕咳。

     她的聲音威懾力當真強橫,直接就讓兩人集體閉嘴。

     “人王大人,聯盟之事太過重大,我們還是容后再議不遲,現在還是先各自回去解決一下當下吧,我們走!”星海棠招呼眾人一聲,星海城第一個撤去。

     其他勢力見他帶頭,紛紛離去。

     至于各方勢力死人的事情,早就被他們忘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 相比勢力的生死存亡,他們哪里還顧得上幾個天分不錯的年輕弟子?

     秦少風就跟隨在星海棠的身后離去。

     一路上,他總感覺什么地方不太對勁兒。

     星海棠貌似太霸氣了。

     偏偏楚人王對他似乎很是憤怒,卻又在處處忍讓。

     聯想到他當初歸去的事情,秦少風不得不懷疑起來。